財 經 科技 | 股 票 房 產 原 創 |   中國經濟時報電子版
商 業 地 方 | 文 化 汽 車 APP |   中國經濟時報數字報

《鼠疫》賞讀:拒絕向瘟疫屈服,竭盡全力做創傷的醫治者

中國經濟新聞網 2020-02-07 14:12:21

  這個春節,筆者第一次讀《鼠疫》。
  
  當城市被按下暫停鍵,恐懼、不安與堅定、悲壯夾雜彌漫于大氣之中。突然想到閱讀一本與災難有關的文學作品,阿爾貝·加繆的《鼠疫》就成為首選,因為筆者非常喜歡該作品蘊含的生命哲學:不能成為圣徒,但可以拒絕向瘟疫屈服,竭盡全力做創傷的醫治者。
  
  小說故事不復雜,作者加繆虛構了一場發生于上世紀40年代的鼠疫,地點為北非阿爾及利亞一座叫奧蘭的城市。起初,成批老鼠死亡,隨后發生跨物種傳播——看門人米歇爾發病、猝死,緊接著十幾人不治而亡。但此刻的政府和市民,并沒有采取任何防控措施,因為他們天真地抱有幻想,認為疾病不嚴重,且很快會結束。但疾病并沒有像期待中那樣發展,反而加速擴散,人們的正常生活節奏被徹底打破,得病的人肉體、心理承受著多重折磨,沒病的人也惴惴不安,惶惶不可終日。
  
  正如書中所說:
  
  天災人禍本是常見之事,然而當災禍落在大家頭上時,誰都難以相信那會是災禍。人世間經歷過多少鼠疫和戰爭,兩者的次數不分軒輊,然而無論面對鼠疫還是面對戰爭,人們都同樣措手不及。
  
  聯想當下,疫情初期,我們是否出現過度樂觀的心理狀態?即使在疫情大面積蔓延的今日,依然有民眾防控意識淡薄,是否對自己的身體過于自信……
  
  小說的主人公是里厄醫生,起初料想到事態嚴峻,他內心是恐懼的,但很快就平靜下來,并從此一直保持著鎮定、老練、謙恭的態度。因為他意識到,堅定的信心就在日常的勞動中。書中是這樣說的:
  
  一臺機鋸千篇一律而又短促的咝咝聲從隔壁的車間傳了進來。里厄振作精神。堅定的信心就在那里,在日常的勞動中。其余的一切都如系游絲,都由一些毫無可取之處的意念左右,可不能停留在那里面。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。
  
  小說中,里厄最早提出要防治疫情,但沒有得到回應,直到鼠疫不斷奪取市民性命,政府開始正式下達防治命令。里厄從一開始,就馬不停蹄地奔走于治療病人的最前線,每天只休息四個小時,即使當時醫療手段極其有限,他也從未想過放棄。他也有老母、有遠在疫區外的妻子,他也曾眺望窗外明媚的陽光,但他堅定地選擇了逆行,走向深陷水火的病人。
  
  筆者想起鼠年春晚上一個特別的節目——《愛是橋梁》。湖北某醫院的一位白衣天使在MV里說,恐懼或者是擔心還是會有,家人也會擔心他們,但是穿上白大褂就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。
  
  每個生命都很寶貴,值得珍重。但是像白衣天使這樣的一線工作者,在自己與病人之間,他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優先后者。每每看到那些累癱在地上的身影,那雙被腐蝕得傷痕累累的手,那份國難當頭義不容辭的堅定眼神,我們總會鼻子發酸、淚盈于睫。
  
  小說中,里厄因為想要治療更多病患,因此他根本沒時間悲戚哀悼,當有病人逝去時,他只是匆匆收拾器具,繼續奔赴下一個戰場。有人跟他說:“你真是沒有心肝啊。”這時候,連作者加繆都忍不住站出來為里厄說話,他深情地寫道:
  
  不,他有,正是他的心肝幫助他忍受這每天二十小時的勞累,在這二十小時里,他眼睜睜看著那些天生為活下去的人們一個個死去;正是他的心肝支撐他每天重新開始工作。今后,他的心肝也就只夠干這點兒事了。這心肝怎能讓人活下去呢?
  
  《鼠疫》中,有的人在生病,有的人在治病,而有的人卻在發苦難財。性格詭異的老頭兒科塔爾,在瘟疫襲城時開始囤積居奇、投機取巧,不地道地從斷糧災民手里掙錢。但他的結局很可悲,疫情結束后再無人光顧他的生意,他便瘋狂向街上的狂歡人群開槍報復,最后落得鋃鐺入獄的下場。
  
  而環顧當下,科學防控、佩戴口罩對疫情防控至關重要。但假口罩、天價口罩卻成為讓人憂心的問題。比如很多假冒偽劣口罩,薄如紙張,氣味刺鼻,有些甚至帶有污漬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,等待這些不良商家的,終將是法律的嚴厲制裁。
  
  瘟疫在激發人性惡與貪欲的同時,當然也會放大良知、同情和大義。小說中,越來越多人加入到守護城市的陣容里來。人人心中都只能盛下一個十分古老、十分暗淡的希望,正是這個希望阻止人們坐以待斃。即使世界荒蕪如瘟疫籠罩下的小城奧蘭,只要有一絲溫情尚在,絕望就不至于吞噬人心。最終疫情結束,城市有老鼠開始出現,人們病情逐步減輕,患病者也越來越少。正是蘊藏于每個平凡人體內的不平凡的勇氣、正義,終于為城市迎來勝利的曙光。
  
  一場瘟疫、災難,往往留下很多經驗、教訓。對于人們來講,嘗過的甜頭無限追憶,但那些嘗過的苦頭絕不能輕易放棄。銘記它,今后盡量規避它。
  
  而現在的我們,最需要記住什么?拒絕野味,敬畏自然,敬畏生命。最近董卿在主持人大賽上說了一段話,筆者想,應該可以作為此次疫情一個相當好的解答:
  
  傷害與被傷害,有時候也是對立統一的關系,傷害他人,有時候也意味著在毀滅自己。如果我們失去了平衡,那對不起,槍響之后沒有贏家。

來源:中國網 編輯: 曹陽       
微信公眾號

相關閱讀

中國經濟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本網所刊登文章,除原創頻道外,若無特別版權聲明,均來自網絡轉載;
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,其真實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負責;
如果您對稿件和圖片等有版權及其它爭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。

聯系電話:81785256;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報紙訂閱  關于我們  CET郵箱 
微信公眾號
微信公眾號
中國經濟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、復制或建立鏡像
聯系電話:(010)81785256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[email protected]
中國經濟時報社 地址:北京市昌平區平西府王府街 郵政編碼:102209 電話:(010)81785188(總機) (010)81785188-5100(編輯部) (010)81785186(廣告部) (010)81785178(發行部) 傳真:(010)81785121 電郵:[email protected] 站點地圖 Copyright 2011 www.jtazsh.icu. All Rights Reserved
舉報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80005       京ICP備07019363號-1       京公網安備110114001037號
极速快乐十分彩开奖app